与世界分享台湾茶道台湾茶人的世界旅行

2020-06-14 阅读 218 次 作者: 来源: 社区未来

茶道的精神在于「敬」。对茶,对客人,对每一个细节,都带着敬爱的心情。这样泡出来的茶,就能品出宁静祥和的心境和自在优雅的气质。

             ——白明娟老师<台湾茶道日本教育中心>

与世界分享台湾茶道台湾茶人的世界旅行

时间回到了2018年6月6日傍晚五点,我带着五位宜兰岳明国小学生,来到台北启聪学校,与「福尔摩沙茶道文化学会」一群志工,向台北启聪学校约40位国高中学生,分享台湾茶道。

大约半个小时的泡茶示範,小学生志工开始端茶给大孩子品茶饮用,并且奉上茶点凤梨酥,启聪学校的一位高二学生,特别举手分享他喝茶后的感觉,透过手语老师翻译,让我们了解了他的心得:

「我看见老师泡茶时坐的姿势,非常的端正,然后泡茶的过程,给我的感觉是非常的宁静与舒服,这种气氛,我感到平静、安稳。而喝完茶的感觉,让我觉得这杯茶非常的细緻,茶香闻起来很好,茶点的部分,是我第一次慢慢的品嚐凤梨酥的味道,然后跟茶一起享用,跟以往有非常不同的感受,非常的舒服、愉快。还有帮我们服务接待的方式,让我觉得很被尊重。我觉得这杯茶,应该是很珍贵的,我真的要好好谢谢您们的分享。」

与世界分享台湾茶道台湾茶人的世界旅行

我跟在场的大人、小孩志工,都是第一次看到启聪大孩子用手语分享饮茶感受,听着听着,我们都深深被感动了,小小的一杯茶,带给了彼此温暖情感的交流。活动结束后,启聪学校老师特地来跟我们说,他们的孩子,从来没有那幺正式的喝过茶,她以前也曾教过他们喝茶,但只是放影片跟孩子分享,跟今天能够实际的好好喝上一杯茶,真的是非常不一样啊!希望以后,还能有多一点的机会交流分享……。我跟茶道示範白明娟老师,都为那天活动的顺利成功,感到无比的开心与快乐!

白明娟老师,是我已经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她长期旅居日本,从事国际贸易工作,凭着个人打拼努力,已在日本置产定居。我认识她的时候,正因为以前服务的学校台北市平等国小,有一个传承传统布袋戏的儿童剧团「巧宛然」,2002年我们首次受邀到日本表演,都是靠白老师用心接洽与协助翻译,后来,我们有多次合作经验,把台湾传统偶戏,发扬到世界各地,如2004年到澳洲、2013年再度到日本巡演,都受到她非常多的帮忙。但也在这些年中,我发现白老师开始去做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也就是教日本人泡台湾茶,甚至于后来,跑去了很多国家,去分享跟教导台湾茶道,她的这项新志业,不得不让我佩服在心中。

大约20年前,白老师说大部分日本人对台湾茶叶非常陌生,她常常从台湾带茶叶回日本送朋友,结果日本朋友都不知道怎幺沖泡,他们会把茶叶沖泡一次后就丢弃,让她很心疼这些好茶,所以之后,每次要送茶叶给日本朋友,她都必须好好帮他们解说上课,告诉日本朋友台湾茶叶的正确沖泡方式,甚至带朋友回家泡台湾茶给他们喝,让日本朋友感受到台湾茶的魅力与迷人之处。日本虽然也有传统茶道,但那套饮茶方式与茶叶种类,完全跟台湾茶道是不一样的。久而久之,有很多日本朋友,竟然建议她开课传授台湾茶道。也因此,她开始很认真的开始这项任务,也多次回来台湾接触很多茶农、茶界朋友。

2005年,她与日本朋友合伙,正式在东京开设「台湾茶艺教室」,她几乎每天都在茶艺教室里泡茶、饮茶、教茶,但是后来发现,时间过长使自己太劳累了,所以她离开了这个茶艺教室,採用小班教学的上课方式,在家或在社区活动空间,利用空闲自己亲自传授。也因为有了这些经历,她在日本教授台湾茶道的消息,开始被一些媒体採访报导,而她也想不到,竟然在网路世界如此流行的时代里,开始有外国朋友,想要邀请她去指导台湾茶道。

最开始是2011年,英国剑桥大学的学生组织,邀请她去剑桥分享。她在脸书上,写下了首次海外分享经验:(摘录部份文字)

「剑桥是一个非常非常古老的城市,在英国国境内是无数有名大学的所在地,这些大学都是在古堡里,学生们上课的地方,就是在这些世界遗产的土地上。我因茶缘而认识剑桥大学的「茶艺社」社长,所以有机会来和这些贵族学生们分享。但是茶艺社的社长说自己才刚上任,所以特别找了他们大学里的学生会会长,一起来承办活动。这位学生会会长一出面,就能够使用到一间贵宾室,空间非常美丽、气派,能让我在此进行茶艺表演,真的很幸福。

这些学员虽然只是大学生,但和东方学生很不一样,他们说起话来一板一眼,还真有一股名门大学生的贵族气势。但很遗憾的是,他们毕竟离东方太遥远,他们茶艺社所使用的茶器及茶道具,完全是替用品,或者说只是借用西方的茶器来泡东方的茶而已,况且那些东方的茶也不是挺好的,以我的标準来说,觉得都已经放蛮久了,有点霉味,毕竟对他们而言,想要取得新鲜又好的东方茶,是很困难的。

我很荣幸在那和大家分享台湾茶道,他们非常兴奋地享受这些从来没有听过的事,特别是在「闻香」这一部分。我也介绍了台湾的代表茶:东方美人、包种、铁观音、高山茶等等,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説出同一句话:「真是大开眼界啊!」

这是我第一次的海外示範教学,很可惜没有特别留下很多照片与资料,但也因为有这一次的经验,大大增加我的信心,让我开始有勇气到其他国家做分享。」

与世界分享台湾茶道台湾茶人的世界旅行

的确,白老师之后,就开始展开她的分享台湾茶道世界之旅。除了日本各地以外,还有到过比利时、西班牙、智利、阿根廷、墨西哥、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杜拜……等等国家。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带着台湾茶具与茶叶,飞往各地去分享。因为台湾茶道,让她可以交到很多外国朋友,也因为台湾茶道,让她看到很多世界风貌。

在台北启聪学校分享后的隔天,我特地邀请白老师到宜兰岳明国小,对学生演讲,讲题就是「台湾茶道~世界分享的美好经验」。她用一张张简报照片,跟五年级孩子说故事,每一个国家,都因为有不同的国情与民族性,而有不同的学茶互动模式。

比利时,对茶道的看法觉得神秘与好奇。他们对在泡茶时所使用的小道具,如茶壶、茶海、茶盅、茶杯等,只要是放在茶席上所有的道具、每个大小饰物,都非常有兴趣。再者,因为他们一般只喝红茶、咖啡,所以对于我们,一个「茶」字,却因茶叶发酵的程度不同,製茶过程的方式不同,相同品种的茶树,却能做出许多不同的茶叶风味,这是他们深感惊喜与好奇的地方。喝茶时,比利时人就以他们品酒的方式来品茶,他们的「品味」精神,并不会输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还有,她曾受邀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Brussels)的欧洲联盟(EU)总部,连续三天举办茶会,不单是比利时的茶友,可以説是世界各国代表都在里面,全部都来品茶、观赏、交流,有些国家名称,白老师还是第一次听过,真的是所谓的「教学相长」,收穫丰富。

西班牙,对于曾经是世界海洋霸主的西班牙人来说,他们有很高的文化优越感,但也具有绅士风範,会很仔细聆听台湾茶道的分享。白老师在跟他们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对于台湾茶的研究,竟然会认真到拿书来跟她讨论,当然,西方的茶道书籍,是以西方人的角度来观察介绍,也会遇到很多翻译语音上的差异。如「包种茶」,他们变成「普种茶」。西班牙人,竟然还会因为书上的记载发音,认为书上写的就一定是对的,而不容易接受新的称呼,这也让白老师印象深刻。其实这并不是学生的错,这就是所谓的文化不同、思想不同、民族性不同,还有他们的先入观念已经有一百多年了,这些古来的观念,没有办法在100个小时之内就马上改变。不过非常庆幸的是,白老师不是一次就被消灭了,这些学生还有兴趣的再次、多次邀请她去继续教学。而且还安排在他们马德里(Madrid)神圣的教堂作茶会分享,当天神父盛装参加,让她受宠若惊、十分感动。之外,她也曾在西班牙的世界遗産古城托莱多(Toledo)里面辧茶会,都是宝贵难忘的经验。

智利、阿根廷、墨西哥,这些中南美洲的国家,在白老师接触经验中,感受到比欧洲人民更多的热情,与更乐观、更积极的民族性格。在短短几年内,她去过智利3次、阿根廷5次、墨西哥2次,她的许多学生,每次上完课都将她的分享,用网路热情散播出去,所以她下回再去时,又多了好多位来自其他中南美洲国家的学生,而且都是坐飞机来的,交通费都远比学费还要昂贵,让她非常敬佩与感动学生的学习动力。甚至于后来,她还帮助她的阿根廷学生,在自己国家成立了一个「台湾茶艺体验学校」,有兴趣的南美洲朋友,都可以在那里,体验与学到台湾茶艺的乐趣。可说是,真的把台湾茶道,在海外落地生根了!

与世界分享台湾茶道台湾茶人的世界旅行

另外在东南亚,如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白老师过去在分享的经验中,大部分都是接触到华人子弟为主,他们承袭了很多代的饮茶方式,产生了一种「南洋茶法」,其实和台湾茶道差不多,但看到他们的泡茶方式,喝到他们泡的茶,有一种回到古老故乡的感觉,也有一种彷彿把古老课本内容变成电影一样的历史感。白老师用台湾的茶道及无我茶会(注1)等方式进行分享,和当地茶友们互相交流,大家反应都很热烈,并且主动表示想要学习。所以不论是在哪里,爱茶是不分流派,也因此让她真心体会到「爱茶之心」,就能产生「以茶会友」。

最后,白老师跟我们分享的国家是杜拜,她不避讳的说那是最难分享台湾茶道的国家,因为这个以回教信仰为主的国家,对外来文化具有明显的排他性,一般国家是把外国人居住地区当成高级住宅区规划,但在杜拜刚好相反,他们把外国人安置在一个比较混乱的地区,而外国人,其实不容易跟当地人交流互动,连餐厅都有分当地人吃的、跟外国人吃的,而外国人通常无法进到当地人吃的餐厅。所以,当她因为有多年指导的日本茶艺学生,移居到杜拜生活工作时,她也因此有两次机会,受邀到杜拜分享台湾茶道,却发现杜拜人士非常冷淡而没有什幺兴趣,虽然感觉有点受伤,不过这也开启了她新的视野,也是需要真实面对的分享之路,更让她体验到每种文化,都有值得学习与尊敬的地方,而自己应该更谦卑地来进行茶道分享。

与世界分享台湾茶道台湾茶人的世界旅行

白老师,一位旅居日本的台湾人,竟然不知不觉地就变成一位用心推广台湾茶道的「台湾茶人」,这位茶人,不是为营利赚钱为目的,而是默默地向全世界的人分享台湾茶道的好。这些年来,她还特地把许多外国学生,带到台湾学习茶道。一开始,她协助日本学生,来台湾考取「台湾泡茶师资」的资格,但因为民间主办单位不可能把笔试变成日语考题,对于日本学生来说,泡好台湾茶的技术动作,可以非常精熟、优雅的通过考试,但是面对中文笔试,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学习通过,所以白老师自己号召了许多好朋友,成立了一个「福尔摩沙茶道文化学会」,成立的宗旨之一,就是要「指导外国爱茶人士认识真正的茶学,了解正确的茶文化,学习完美的茶艺。」进一步「于台湾举办严格、公平的台湾茶道资格检定。」让外国朋友,只要亲自到台湾茶山实地学习,从室内走出室外,从世界走进台湾,透过亲手实做,与茶更紧密,就能通过考试认证,成为一位「台湾茶道师」,进一步回到自己的国家,继续分享台湾好茶。

「福尔摩沙茶道文化学会」,竟然是一个不需要缴交会员费用的组织,在幕后一手推动成立的白老师,她说成立学会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结合更多台湾的爱茶人士,彼此分享台湾的好茶,也让外国朋友有学习的机会。今年学会,更举办了「2018环岛接力茶会」,台北启聪学校的分享活动,就是其中一场公益分享的茶会,另外还有在桃园、台中、嘉义阿里山、高雄、屏东、台东举办,每一场都是当地茶友,互相支援响应来促成,举办的目的,不是在比谁家的茶叶贵,更不是在比谁家的茶具漂亮、昂贵,也不是在比场面盛大、气派,而是大家真心地拿出自己种的好茶,泡茶给新来的或旧识的朋友,互相品茶交流,聊聊喝台湾茶的好心情。

与世界分享台湾茶道台湾茶人的世界旅行

台湾人的人情味里,常常会对好朋友说,「有闲,来阮兜泡茶开讲喔!」请朋友喝一杯好茶,就是台湾人最道地的待客之道,白老师继续在做着这件事情,邀请更多外国好朋友,来台湾宝岛,喝好茶。

注:无我茶会,是一个台湾创立的茶道推广组织,主要倡导在户外席地而坐,泡茶分享,是一种很适合旅行在外的泡茶方式,白老师多年来在海外介绍台湾茶道,也积极推广无我茶会泡茶方式给外国朋友,获得很多外国朋友喜欢,相关无我茶会的泡茶方式,大家可以参考他们的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