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书包抵不抵买?先声明:装有GPS是假的,也不是避难求生的

2020-07-14 阅读 452 次 作者: 来源: 达人之美

这星期突然有很多朋友问我:「日本书包抵不抵买?」、「日本书包好像很多功能,想买一个给孩子开学。你建议在那里买?」、「去日本买书包做手信,好不好?」跟上一次日本买Bra一样,有些误解还是写出来一次过回应比较好。

首先,日本书包(ランドセル/Randoseru,语源是荷兰文的Ransel)抵不抵买?我家中有一个,买时约¥70,000(约港币$4,500),是往年儿子升小一时买的。现在可能更贵,因为被自由行炒起了。那时爷爷隆重其事带我们一家到百货公司,爷爷和爸爸差不多每一个书包都拿起细看,问清楚是什幺皮革、什幺金属、重量等等,选了几个出来再叫儿子选他最喜欢的一个。

那时儿子用中文嘀咕:「其实没什幺好拣,个个都是黑色、一样样」Exactly!个个外表都差不多一样的,传统上男的用黑色女的用红色,分别在于质地、用料、手工。然而一个外国人到日本买的话,万一他去到一间信誉一般的商店,或者服务员说得天花龙凤,其实他不能够分辨那个日本书包抵不抵买。

最便宜的是通信贩卖(つうしんはんばい,tsūshinhanbai)(中文即是邮购、网购),¥20,000有交易,而且有很多颜色选择;最贵的是贵价皮革、全手工、限量版、连保养,¥100,000至¥120,000。日本书包的「潜」製作规格是陪小学生渡过整个小学生涯,即是六年。以日本书包价钱中位数¥60,000除六年,每年¥10,000,折合港币$650,抵不抵用见仁见智。

和其他日本妈妈讨论过,通信贩卖的多数都不太耐用,可能两三年已要换一个新的了。但如果只是贪新鲜,也怕孩子用一两年已想换新书包的话,其实选购¥20,000至¥30,000的已经够用。

其次,日本书包好像很多功能,不过其实真正功能就只有一个,就是带书、文具、体育衣、便当和水壶上学。最近网上流传的文章,有些报道甚至搬字过纸未求证便述说到日本书包好像神器一样,例如:「日本的小学生书包还会装有自动定位系统,而且是日本政府免费安装的,大概就是下面这种。如遇到不测,只要按动按钮,家长、学校及安保部门均能同时接收到。在孩子书包上安装GPS定位系统,是日本政府的硬性规定。」云云。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日本书包装有GPS」是假的;「在孩子书包上安装GPS定位系统,是日本政府的硬性规定。」也是假的。搜寻过日本政府、文部省的网页,都没有如此「笋」(赚到了)的硬性规定装上GPS之类的法律和规则。反而是电讯公司au、docomo都有小孩专用而且内置GPS的手提电话。有日本父母选购但不算普及,因为日本还是有很多小学明文禁止小学生带手提电话和电玩上学的。

作为港妈我当然不反对日本政府硬性送一个内置GPS的手提电话连书包给我子女,但月费怎样算?买书包是否要向政府登记一人一包?如果不见了书包怎办?GPS坏了是否拿去市役所修理?……其实想深一层便知道那是假得很的资讯。退一万步,就算日本书包真的内置GPS,在外地能用吗?日本的手提电话很精美可是锁了只供国内使用,我相信GPS书包也是同样原理。

传闻还说日本书包可保命。日本书包的确很坚固,但绝不是避难求生时的首选用品。我的意思是,日本小学会教学生逃生,小朋友日常上学的座垫已经是避难头巾,甚至有学校也配备了头盔给学生,除此以外走难时是不建议带任何装备的。详情可看日本小学的逃生演习(可从2分14秒开始看)。

既然是走难,那怎幺还要背起那个重甸甸的日本书包才逃跑?当然,如果当时小学生到在街上,没有桌子可躲、手头上也没有任何头巾或头盔,书包便成为他们可用的求生用具了。而日本书包是真皮製又有金属骨,就算没有任何书本杂物,书包本身已有一定重量。

有文章还附上图片证明日本书包真的可浮水和救学生一命,可是大家看看相片后方的女孩,她抱着书包、沉了!如遇海难,最好当然有救生艇,就算上不到船,有救生衣、水泡也好,但日本书包真的不是首选的求生用品。

最后,日本书包是否适合当手信,送给香港小学生至大学生呢?日本书包的设计对象是日本小学生,日本的书本笔记簿也有规定大小,和A4差不多。F4硬皮file的话,很勉强能塞入书包,但书包已经不能盖上了。另外日本小学生的书本数目比香港小学生少很多,日本小学生一天只要带四至五本书,手册和笔记也计算的话,总共八至九本书,绝少带十几本书回校。

如果香港小学生用日本书包的话,他们很可能要多带一个袋带书和饭盒。另外,日本人小学毕业后,便再也不会背起日本书包(日本人可能想:已背同一款书包六年了!还不够吗?!)。如果一个外国成年人,在日本的大街大巷上背起一个日本书包,日本人会看看然后在背后笑笑。当然,假如有天日本书包在香港被演绎成潮人之物或文青恩物的话,那跟日本人的看法就没关係了。

至于我的儿子,在香港的日本人小学背了日本书包一个学期后,便投诉说:「太重了!」结果他跟其他日本小朋友一样,换了香港小朋友惯用的卡通背囊书包上学去。他的日本书包现在只成为开学礼和结业礼才要带的象徵性书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