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道空间快闪、包容与空间想像的重构(上):如何让没有家的游民

2020-08-03 阅读 289 次 作者: 来源: 社区未来
从一个快闪慈善活动说起……

除了家里的衣柜与商店的玻璃橱窗,你还在那里看过衣架呢?想像你是一名衣衫褴褛的游民,没有「家」中衣橱、也进不了衣装店的你,要该怎幺样有尊严地看待自己的穿着与衣服呢?

「街道商家」(The Street Store)始于一个脑力激荡:如何把衣服慎重其事地捐给需要的人呢?2014年,创意思考公司M&C Saatchi Abel团队成员Max Pazak和Kayli Vee Levitan发起了团队内部的一个慈善活动,本着「好好把二手衣服送给需要它的游民」的想法,结合团队长期关注的空间翻转议题,设计出The Street Store这个快闪慈善活动。

他们设计出标示清楚、协助整齐挂放的衣架鞋盒,摆放在熙来攘往的纽约街边栏杆上。从快闪预定日期的一週以前,团队便积极透过社群媒体宣传讯息,因此愿意共襄盛举的民众便可在指定日期将自己不需要的二手衣物、鞋帽配件等等清理出来,带到活动的街道上摆放整齐。而游民以及附近的需求者都可以自由前往,试穿衣服、选择鞋帽皮带,找到合身的皆可免费带走。

另外,团队也鼓励捐放物品的人留在现场,跟前来查看自己二手衣的人搭话闲聊,创造友善的空间让游民与居民有更多机会相互接触,进而相互理解。快闪街道商家慈善活动吸引了纽约媒体的目光,M&C Saatchi Abel也指出这种捐衣与接收者的见面机会,不仅是要改变捐收两端互不相认、捐赠物流不透明,以及所得非所需的状况;更重要的是,它翻转了街道的意义,对于街道上一些被汙名化的行为,发挥了「去标籤化」的作用。

街道空间快闪、包容与空间想像的重构(上):如何让没有家的游民
沿着街挂上一排衣架,The Street Store快闪服装店就对所有人开张啰
人行道上,行人都是自由自在的吗?

要回答The Street Store究竟是如何翻转街道与都市空间的意义,就要回到公共文明符码(public code of civility)的问题。根据美国都市社会学者Elijah Anderson在 The Cosmopolitan Canopy一书中的研究分析,所谓文明符码(code of civility),是指一群共享生活空间但彼此文化习惯与举止相差甚远的陌生人之间,为了在充满互动与摩擦可能性的都市中共同生活下去,潜移默化出一套互动规则。

这些规则多数时候是隐而不显的,只有当它被打破、受到挑战时,人们才会感到不舒服。举例来说,都市的人行道似乎是个轻鬆、自由的公共空间,平时我们走在街上,多数人无论散步、听音乐,或者驻足在商店橱窗前,觉得一切都很自在。实际上许多时候,公共空间都隐藏着规矩,规範着我们的行动。

例如稍微驻足在橱窗前可以接受,但若伫立一两个小时一直盯着橱窗,店主可能就报警了。又例如,在所有人都微笑相待的游戏场中,两个孩子突然大声争执起来,常引起其他孩子陪伴者的紧张,以及其他旁观者的介入与阻止。

而游民的行为经常挑战这种文明符码。因为游民没有私人空间,所以许多人们想像中属于私人领域的活动,例如洗头、换衣服,对游民而言都只能在公共空间中进行。也因此,路人与邻近居民常因游民触犯这些潜规则,而感到「不舒服」,甚至援引公权力介入,将其驱离。

而公权力为了正当化驱离的理由,转身对游民贴上了不洁、骚乱甚至犯罪的标籤,进一步明文限缩了公共空间中可进行的活动───即使这些法规限制经常只针对游民这样的群体。一方面,游民的环境条件迫使他们不得不在公共空间中进行这些私人活动;另一方面,打破文明符码带来的「不舒服」的感受,其实也是都市人因为长时间共享拥挤城市空间,必须磨合出让彼此相安无事的互动方式。这样双面夹击之下,唯一的突破口,还是必须回到公共空间既定「文明符码」的解构和反思。

街道空间快闪、包容与空间想像的重构(上):如何让没有家的游民
都市公共空间中文明符码的运作,往往会造就对弱势群体的负面观感。在台湾,向贫穷者学习行动联盟也设计企划一系列的活动,希望藉由理解脉络与公开讨论,共同关注无家者与贫穷的议题
快闪POP UP!从接受街上换衣服开始

这就是The Street Store举办快闪慈善所传达的重要讯息。许多媒体与报导都着重在反映游民感到「被尊重」、「有尊严」,以及促进了不同群体良性互动的良机;但是笔者认为应进一步追问「为何游民在活动中觉得受到有尊严的对待」。

历来许多捐衣的慈善活动,也都是基于对游民的尊重和受赠者的尊严,採取各种措施(包括鼓励捐赠者在场或者匿名);但是The Street Store却不是由提案者或者捐赠者说出「让人有尊严」,而是游民自己表达了这种感受。差别究竟在哪里呢?答案或许还是要回到快闪活动的能量所在:翻转空间想像。更精确地说,是翻转「街道」这个公共空间中既定的文明符码想像。

在The Street Store的实践过程中,传达出「街道上也可以试衣、换鞋」的可能。它不仅仅是对做为弱势团体的游民友善,而且隐性地要求了参与者(和路人)必须对游民在街道上更换衣服、挑选首饰、试穿鞋袜等等活动予以包容。当一个人的行为被外界接纳与肯定时,才能真正感到自己与他人被平等对待的尊严感。

街道空间快闪、包容与空间想像的重构(上):如何让没有家的游民
一件件排开的衣架,给予街友的不仅是挑选、或者与居民互动的机会;而是藉着街友在街上挑选试衣的活动,告诉都市里的每一位过客:作为一位街友,请你们理解我有在公共空间里换衣服的需求

The Street Store利用快闪的形式,短暂地佔领街道;再透过慈善捐衣的活动内容,吸引一群原本就对游民与都市穷人较友善的人们,打造对街友相对友善的公共空间。随着活动的进行过程,街友在街道上选衣试穿似乎也不再是令人难以忍受、厌恶的行为,而是再正常不过的使用方式。The Street Store成功带给街友尊严的关键,不是捐衣、不是赠受双方的会面,而是街友在活动中被认可为能够共享空间的完整的人。

透过对个人行为全盘肯认,文明符码才可能被鬆动,进而动摇游民髒乱、破坏秩序的污名标籤;人们才有机会发现,街友在公共场所作私人的活动,不是故意破坏共享空间、挑衅都市生活的互动规则,而是一种迫不得已。

The Street Store对都市文明符码的扰动随着活动延烧,从纽约的街友,到孟买的贫民窟、到南非的偏远村落;目前已经举办超过3500场。M&C Saatchi Abel有意识地针对贫穷出击,强调快闪的设计;更重要的是,在公开的空间中进行的二手衣交换活动,不仅创造了友善、尊严的互动空间,更是对公共空间隐而未显的潜规则,提出深刻的挑战。

街道空间快闪、包容与空间想像的重构(下):找回社区中孩子游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