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

2020-06-18 阅读 656 次 作者: 来源: 今日现代
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健康7圣字西方草药医师廖伟棠:疗癒从心出发

廖伟棠(Sebastian Liew)相信,生命不仅是吃饭、睡觉、结婚、生子、死亡,就此循环而已。所以,出于兴趣,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学习自然疗法的课程,如全身和足底按摩、芳香疗法和营养学等。

结果,他发现自己在这方面颇有天分,轻轻鬆鬆就考取了这些课程的专业证书。

此时,他年逾古稀的母亲患了肺癌,因为年纪大,没有做化疗。伟棠就用自然疗法来照顾母亲,包括营养均衡的饮食,加上家人的关爱,原本只剩3个月时间的母亲,在9个月后才去世,而且身体没有痛感,人也很开心。

这件事给了伟棠很大的启发。他相信是“那些草药、饮食,以及我们给她(指母亲)的爱,这些都有影响到和帮助到她”。从此,他开始全身心投入自然医学的探索之旅。

自然疗法的功效

廖伟棠随后去澳洲学习,完成了新英格兰大学草药保健学的硕士学位,并成为澳洲全国草药师协会认证的临床草药医师。 

1999年,他在新加坡开设了自己的诊所。

2006年,他去德国学习水疗法时,遇到另一位导师,跟他学习了德国的圣希尔德嘉(St Hildegard)医学和德国麦(Spelt)饮食法,并将其引入新加坡。

按照廖伟棠的说法,自然疗法对各种疾病的治疗和预防,都有积极作用,即便是癌症也不例外。多年来,他帮助很多病人重拾健康,因此也被誉为“草药达人”(The Medicine man)。

在廖伟棠开业之初,他父亲曾被确诊为大肠癌,他採用自然疗法给其父亲喝小麦草等。6个月后去检验,癌细胞不见了。但是,后来他的父亲却得了急性胆结石,手术后因感染而去世。

在自然疗法中,廖伟棠擅长的是本草疗法,是自然疗法中最具科学依据的草药医学,在欧洲和希腊罗马的传统医疗,可追溯到迪奥柯里德斯(Dioscorides)、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盖伦(Galen)及宾根圣希尔德嘉德(St Hildegard of Bingen)等知名古代医生。

廖伟棠说,德国人患病看医生,尤其患上感冒,通常医生不会开抗生素给病人,反而给病人服用紫锥花(Echinacea),因为此花含有对抗感冒及过敏成分,即使病人不靠药物都有助痊癒。

由此可见,植物或是草本药物也具有“药到病除”的功效,对于专注于自然疗法的廖伟棠,认为服用过量药物或会危害身体,所以,自然疗法对身体是最好疗法之一。

癌患除了靠药物 须提升自癒能力

临床经验里,廖伟棠有很多各式各样个案,其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名皮肤敏感癌症患者。当时他的皮肤溃烂、泛红,情况显得严重,溃烂程度令人倒胃口。

廖伟棠说,当时获病人告知,病情发生后便寻求西医,一般西医倾向给予病人类固醇或抗生素,医治湿疹或敏感,结果病症不仅没改善,反而引起副作用。

因此,他先由病人饮食习惯开始,从肠胃和肝脏对症治疗,调理好相关器官,就能改善病情。

当然,随着观察和持续治疗,草本药物发挥效用,病人情况逐渐好转,皮肤有开始癒合迹象。至于其他溃烂部分,仍需花时间局部治疗,让病情慢慢痊癒,减少疼痛感。

强化人体抵抗力

另一位则是剩下3个月命的胆癌患者,由于患者年纪较大,所以西医不愿配药给他,这情况如同叫患者“等死”。廖伟棠在了解其病情后,决定给他适合的治疗。

“任何医学都对人有帮助,医生也不能极端批判特定的医学疗效,如此有违背职业道德,即使病得严重,还是需寻找西医。”当时,这病人吃了为他调配的草药后,3个月内却异常的频频发高烧。

原来这发烧的迹象,却是带着有助改善病情的徵兆。

“自然疗法中,有种升高人体温度疗法名为‘发烧疗法’(Thermogenetic Therapy),当病患发高烧时,就会刺激白血球显得活跃,进而杀死细菌或病毒。”

廖伟棠细心观察患者的病情进展,发现体内癌细胞有消灭迹象,也有恢复健康趋势,而且脸色也已之前好看,透过此疗法确实达到效果。

他强调,癌症患者除了靠药物维持健康外,也需要正面信念、坚强意志力,让体内免疫系统可使病患自愈(Self Healing)。自然疗法扮演的不仅是全然代替常规医学角色,而是强化人体抵抗力,并提升自愈能力。

自然疗法讲究整体 特别针对身心灵

自然疗法的“鉴别诊断”(Differential Diagnosis)有别于西医,西医谈的是根据病患叙述,并排除其他疾病可能性的诊断;自然疗法讲究的则是整体(Wholeness),特别针对生理与心灵健康。

廖伟棠说,疗程中需深入了解患者提供的“资讯”,以达到“根治”疗效,而他的临床治疗重点在于慢性疾病及其预防,如自身免疫系统疾病、防癌、抗老、过敏、消化功能紊乱、压力管理、神经系统问题及心脏疾病等。

“自然疗法根据自然界为依归法则,不主张吃药,现代人会生病,是与身心理有关联,好比人在心理问题或焦虑,对身体日常造成乾扰;另有些人因生理障碍,使自己心理感到不适。 ”

吃药是治标不治本

他说,进行自然疗法时,会採用整体疗法,比如分析病患饮食习惯、生活方式和环境、消化系统、荷尔蒙、睡眠素质、压力管理、服用药物类别、患有的疾病及有无进行治疗等;而他的疗法注重于草药疗法,除调配适合病人体质及状态的草药,还透过疗程教他们调整饮食、排毒及调理身心等。

另外,廖伟棠也採用艺术疗法(Art Therapy),为患有心理问题的人诊断,以舒缓及了解病患的情绪,深层解决患者内心困扰,而每次疗程约耗时一小时。

他说,现代医学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是一味吃药,只是治标不治本,并没有达到最佳医疗效果,服用的药物,可能还会引起副作用。

“尤其像偏头痛,不只是部位单纯有问题,有可能心脏和肝胆出现毛病,甚至精神(Mental)和心灵(Spiritual)也是病因之一,所以自然疗法不仅是单方面诊断,更是确实全面与整体的疗法。”

多年经验和反思 总结健康7圣字

生活在环境压力大的城市如新加坡,较多人患有湿疹、敏感、消化系统或肠胃、荷尔蒙问题,而且他们也容易患上忧郁症。

由于忧郁症是因为脑部中枢神经系统分泌的氨基酸不足而导致,在疗程中,廖伟棠会採用功能测试(Functional Test),从病人尿液检测氨基酸含量,再调配草药和营养,以补充缺乏的氨基酸,改善病症。

廖伟棠认为,继中西医之后,自然疗法可算是最全面的疗程,顾及病患生理与心理诊断,即使人生病,最重要从心医治。

经过多年的临床经验和反思,他总结出“健康之七圣字”(HEALERS)的养生秘诀,即草药(Herbs)、环境(Environment)、吸收(Assimilation)、关爱(Love)、运动(Exercise) 、规律(Regulation)和灵修(Spirituality)。

他说,草药(Herbs)是“健康七圣字 ”的第一圣字。

廖伟棠经常遇到病人向他询问,什幺草药或食物可以预防慢性疾病、促进身体健康,且能延缓衰老。而他对判断草药的标準如下:

(1)适宜性、(2)持久效应、(3)促进长寿、(4)安全性、(5)对抗氧化应激和炎症的能力、(6) 保护肝脏、(7)保护心脏、(8 )促进人体组织修复及伤口癒合、(9)防癌、(10)促进关节及骨骼健康、(11)适应原特性,(12)改善视力及皮肤、(13)预防糖尿病、(14)抗毒性、(15)提升消化系统的健康。

健康人生源于健康的心灵

廖伟棠认为,一个人的观念、信念体系,对健康非常重要,所以他提出“健康之7信条”的内在信念模式。

他5岁时曾患上一种罕见皮肤炎,手心、手指、脚趾和足底皮肤会剥落到无法治愈,但他没有抱怨,而是坦然接受自己的病情。

结果在他16岁完成剑桥“O”level考试后,这个皮肤病竟然奇蹟般地不药而愈。他因此从中领悟到,“我们的身体有自癒的能力”,并将此作为信条之一。

廖伟棠曾听一位30多岁的患者抱怨说,儘管他有家庭、孩子,但不知道自己每天活着的意义。

另外,他也见到一位长年服药的高血压病人,退休后跟着教会去柬埔寨做义工,结果高血压全好了,不需服药了。

廖伟棠自己也积极参与社区服务,他曾经去老人院担任义工治疗师,他还长期资助尼泊尔一所专收贫困儿童的小学珊蒂拉妮(Shanti Rani)。

对于这样的人生,他的想法是:“我活在世上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怎样让人家得到全方位的疗愈,让别人生活得更好,就是这样而已,就是这样的工作。如果我因此而得到了一个什幺成就,那只不过是副产品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