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晴舫回到写作路上 群岛推敲代沟寻回亲密感

2020-07-31 阅读 872 次 作者: 来源: 今日现代
胡晴舫回到写作路上 群岛推敲代沟寻回亲密感

作家胡晴舫卸下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任职务,投入创作,交出长篇小说「群岛」。她对近年的代沟议题,认为是受网路而放大,在小说里探讨人性的本质,是要找回亲密感的课题。

胡晴舫在 2016 年接受文化部派驻香港,担任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任,但仍念念不忘自己最锺爱的写作。在处理完阶段工作,离开职位后投入创作,然后交出了「群岛」的长篇小说。

回顾在光华新闻文化中心的工作,日前趁着短暂回台的胡晴舫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她说,过去 2 年的两岸关係很冷,像是个大坝正在漏水,她自认是堵水坝的人,努力的把洞补起来,因香港跟台湾都是餵养她成长的重要地方。

胡晴舫出生于台北,台大外文系毕业后,赴美国念戏剧,曾在巴黎、东京、纽约等多个城市工作和生活。她成长的这一辈都往他方流动,接触世界各地的讯息后,更想要传达都市里无名者的声音。

胡晴舫透露,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性格,她自认为是对应时代的创作者。胡晴舫之所以爱香港、落脚此处,是因香港这个城市是充满个人主义的,嚮往自由自在生活、不被人评论干扰,符合她的个人哲学。

胡晴舫看到香港的内在精神,多次书写香港。在之前散文作品「无名者」里,「那片我称之为家的灯火」篇章中,写出香港的时代感,点出令港人不自觉泛起的乡愁。

身为一名小说家,「群岛」与以往她的小说书写手法有所不同,以类「议论」的形式,扣合现实议题,谈论到太阳花学运、网路争议、世代鸿沟的社会讨论。

胡晴舫看见现代人面对网路世界的虚实,刻意用议论式的文体创作,想反映出网路世代里充斥以「我」为主的文章。那是资讯爆发下,最终每个人仍以自我意见来看待社会上的事件。

写这本小说的初衷来自她对「代沟」这件事感兴趣,让她想写下「群岛」这本书。但代沟不是今天才发生,只是网路让这个现象更明显地发生,而科技改变社会沟通的管道。

胡晴舫说自己并不相信「世代」,她重视的是所谓的「时代」。因回到人的本质,仍是在处理亲密感的定义,包括上一代跟下一代的爱,爱人与亲人间的摩擦与妥协,彼此如何接触、沟通,并得到对方的爱跟忠诚。

小说书名「群岛」隐喻生活在网海中的芸芸众生,各自浸淫在自己的手指世界,看似密切、实则疏离,彷彿一个个的孤岛。

在「群岛」里,胡晴舫以叙事者角色的「阿荣」作为隐喻,阿荣像极都市里的无名者,在偌大的疏离城市生存着。以他的视角,在看到这几年社会议题,见证科技改变环境跟人与人间的认知,而面对这些,不一样的人性立场,如何去处理跟思考。

在小说中,胡晴舫并没有定义任何一个角色是好人或是坏人,每个角色都接受了时间的洗礼,在时间的巨轮运转下,都只是随着各自的个性与际遇而生存下来。